荔枝蒸肉-脑洞侠

微博id荔枝蒸肉末
一个人若没有怀揣过大的梦想,也就无法到达向往的地方。

沈王爷和他的狼卫士

借用了功夫熊猫2的狼沈梗,沈夜是黑孔雀初七是灰狼,非常OOC,极度OOC

========

沈夜是一只孔雀,一只骄傲的孔雀。

不似常见的绿色品种,沈夜是一只少有的黑孔雀。一身泛着油光的羽毛黑得发紫,昭示着它的身份尊贵不凡;一把垂至地面的尾羽末端点缀着宝石绿光泽的斑纹,增添了华丽的美感;头顶三根翎羽挺翘竖直,给他添了几分威严,让他有自信傲立于烈山之颠;而一对眼睛上方各伸出两根白色细毛,随风飘动,处处凸显着王者风范。

沈夜不只是一只美丽的孔雀,他还有另一个身份,烈山的最高统治者,沈王爷。自从烈山的原主人的九色鹿沧溟因病沉睡,身为二把手的他便接手了这座山的统治权。
一座山的统治者自然事务繁忙,今天锦鸡和灰雁为了争地盘告到公堂,明天松鼠和兔子为了抢食物打得一身毛,都需他亲自调解。烈山里每一个新居民的诞生,每一座新房屋的搭建,事事他都身体力行监督指导,把烈山打理得欣欣向荣井井有条。虽然态度有些高傲并不和蔼可亲,但他的兢兢业业在烈山的居民中赢得了不错的口碑。提起沈王爷,没有一个鸟兽会不夸上一夸,“沈王爷真是我们的父母官!”

但即使再忙,每天清晨醒来,沈夜都会雷打不动的地仔细梳理自己一身华丽的羽毛。在室外的池塘里游上一圈,清洗掉羽毛上沾染的尘土和寄生虫;再展开双翅,抖干水分,晒半个小时日光浴;最后把头顶的三只翎羽小心翼翼的竖起,抹上金丝燕的唾液制成的软膏加以固定。然后抬起它高贵的头颅挺着饱满胸膛,巡视起自己管辖的烈山。

............

这一日的烈山,安宁祥和中却掺杂了丝丝躁动,似乎预言着将有大事发生。沈夜刚巡视不到半圈,便看到猴子明川踏着烟尘急冲向自己,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倒沈夜身上。

“不得无礼。”

沈夜的贴身秘书,山羊华月及时阻拦了他。她的上司可是除了名的洁癖,要是明川这一身灰的扑在他身上,还不定会酿成什么可怕的灾难。

沈夜不耐烦的掸了掸溅在了自己身上的泥土,高昂起头颅,看也不看跪倒在地上的明川:

“本座事物繁忙,有事尽快说明。”沈夜的声音也和他的羽毛一般华丽,低沉的嗓音配着黑得发紫的羽毛更显得气质高贵不似凡鸟。

“报告沈王爷!”明川上气不接下气,“大事不好了!咱们烈山进了狼了!”

“狼?”

沈夜听罢一挑左眼,眼上两根细长的羽毛也随之而动。烈山环境清幽,花草树木茂盛,向来是各种温驯的食草动物的家园,甚少有捕食者进入。自打他管辖以来,凭借着聪明的头脑建造出的种种机关,沈夜和他的下属们更是连仅有的几只企图闯入偷嘴的虎豹豺狼都赶了出去。烈山彻底成了小动物的安居乐业的天堂。如今竟然有狼侵犯,着实让他惊讶了一番。

“速带本座前去。”沈夜拖着自己沉甸甸的尾巴,跟着还没从惊恐中走出的明川,向河边走去。

............

原来今早明川想去小河边清洗刚摘的果子,却发现河边有一团黑乎乎毛茸茸的东西。他以为是哪家的孩子贪玩不小心从山顶滚了下来,立马跑过去翻看。这一看可不得了,这哪是什么孩子,分明是一只受伤昏倒的狼。烈山已经很久不见狼这类动物了,明川也只是听母亲讲故事时说过狼的外貌特征和他们的残暴习性。吓得他大骇一声,立刻头也不回得就跑去找沈夜了。

沈夜跟随战战兢兢的明川来到了河边,那头狼还躺在那里。那狼浑身都是脏兮兮的土,还混杂着干涸的血块,背部还有几块皮肤光秃秃的像是被咬掉了毛没有毛,左后腿一片血肉模糊,似乎是与什么更凶猛的动物搏斗被其所咬伤。沈夜走上前,探了探它的鼻息,还有气。他看着这狼缩成小小的一团,枯瘦的胸膛微微起伏,受伤的后腿仍在滴血,竟起了一丝恻隐之心。

“华月,明川,你二人把他搬到医院那里,让瞳救治。”搬运伤患这种脏活累活沈王爷他自然不会亲自动手。

站在一旁等待沈夜下命令的华月和明川具是一惊。

“王爷,您……要救这只狼?而不是把他赶出去?”华月小心翼翼地询问。

“你有异议?”

“属下不敢。”

“本座的命令,你执行就够了。”

说罢,沈夜抖了抖尾巴,一人走开了。华月和明川面面相觑,没办法,只能遵照沈王爷的命令,把狼抬到了山顶的烈山医院里,然后实验室里找到了烈山的专职医师,白狐瞳主任。

被带出实验室时瞳颇不耐烦,自己的实验正处在关键处,现在却被华月强行抓来,实验数据可怎么办?出了岔子沈王爷他也赔不起。而当看到病床上昏迷的狼毛团时,他却立刻被吸引住了眼球,一面吩咐华月明川准备纱布酒精剪刀等各种医疗器具,一面埋头清理起了伤口。虽然他是一只狐狸,却对吃鸡兴趣寥寥,反而醉心于医术和科学实验,手术室里的骨血翻飞更能刺激他的神经,沈夜便留下了他,任命他为烈山医院的主任医师。

两个小时后,瞳处理完了全部伤口,把那狼断了的腿骨接上又打上了石膏,便又躲回到了自己的实验室里。照顾伤患的任务自然留给了华月。华月无奈,只能从沈王爷的贴身秘书变身万能小护士照顾起这只昏睡过去的狼。

............

傍晚,沈夜巡山归来来到了医院。他悄声来到了病房,却惊醒了坐在椅子上打盹的华月。

“王爷您……”

不待华月说完,沈夜便将手指放于嘴前命她噤声,然后走到病床边,细细观察起在侧躺在床上昏睡的狼。

那狼身上泥土与血污俱已洗净,露出了皮毛原本的颜色。不似以前见到的黄褐色丛林狼,这狼的皮毛是灰白色的,还隐隐泛着银光,油亮的光泽竟连沈夜羽毛都胜过了几分。脸部的毛是雪白的,右眼下有两点暗红色的斑纹,想是以前留下的伤疤。眼周嘴周俱是黑色,鼻梁挺翘,鼻头黝黑,虽闭著眼睛也能想想到目光的凛冽。即使打着石膏,也掩盖不住他四肢的修长与肌肉的紧致。

沈夜看着昏睡的狼,不觉呼吸重了几分。

他想,他今天捡到了个宝贝。

............

狼就这样昏睡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傍晚,沈夜巡完山又来到了医院,正巧看到狼醒了过来。沈夜询问他的姓名来历,狼却支支吾吾答不出来。沈夜把瞳从实验室里抓出来询问,原来是脑部受了冲击导致了失忆。看着一脸木讷却肌肉扎实的小狼,沈夜想留他在身边做护卫许是不错,便随口起了个名字:

“你以后就叫初七,跟在我身边,保护我的安全,不会少你吃食。” 因为捡他的那天是初七。

得到名字的小狼用闪着绿光的眼睛盯着沈夜,看着沈夜心里直发毛。

“这狼崽子该不会想吃自己的救命恩人吧。”

哪知初七却翻身下床,蹲在沈夜脚边蹭起了他的腿,还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脚,舔得沈夜满脸黑线。他素来有洁癖,最厌恶与他人有身体接触。可这重伤初愈腿上还打着石膏的新任下属对自己表忠心,却也不好一翅膀把他扇飞拂了他的面子,只得一脸阴沉地忍受初七亲昵的舔蹭。站在一旁的华月看得心悸,想这以后的日子必定不会安稳。

====TBC====
P.S.蹭腿图


评论(1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