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蒸肉-脑洞侠

微博id荔枝蒸肉末
一个人若没有怀揣过大的梦想,也就无法到达向往的地方。

【温清】酒多误事

徒弟撞破高风亮节的师尊和别的男人滚、床、单梗

一大群螃蟹呼拉拉的爬过,全文见微博

http://weibo.com/p/1001603860199088756130


======

却说流月城一役后,阿阮因动用劫火,灵力消耗过度,眼看灵体将要不保。为延续阿阮的生命,夏夷则便陪同她走遍万水千山,寻求延续灵力之法。二人一路赏花弄月,尝遍各地美食,游历了近半个中原,过得很是逍遥。不知不觉已到了月圆桂花香的时节。以往的中秋节夏夷则都是下山回长安皇宫中,虽然偌大的皇宫中充斥着父皇的冷漠和两个哥哥的欺辱嘲讽,但母妃总是那么的温柔。如今母妃已经去世,夏夷则只剩下师尊清和真人一个亲人。于是今年的中秋节夏夷则便想着带阿阮回太华,和师尊一同过一个团圆节。他也未提前写信通报,想给师尊一个惊喜。

二人到了太华,正是八月十五傍晚。有家人的弟子均已下山回家陪伴家人,山上只剩逸清师姐这样没有家人的弟子和诸位长老。虽人少了许多,但太华广场之上摆放了不少八仙桌,上摆各色果品糕点,还有一壶清酒,太华弟子三三两两聚坐在一起赏月吟诗,气氛好不热闹。平日冰雪覆盖的太华山巅也飘来了阵阵桂花香,给微寒的夜晚增添了些许香甜气息。接受了逸清师姐再一次的调侃后,夏夷则将阿阮带到了客房院内安顿好,便独自前去往清和真人的院落。清和真人虽为太华长老,所居院落却与太华众弟子长老居所相去甚远,远远独立与太华广场之外,平日除了夏夷则自己和三五肥鹤,甚少有人拜会,颇为冷清。而这一次,夏夷则刚刚步入院落大门,便听屋中传出嘈杂之声。

“啊!温留!住手!”

夏夷则心中一动,凝神屏息,似乎是师尊的声音,呻、吟中隐隐有一丝痛苦。其中还夹杂——你猜你猜——

温留?难道真如自己所担心的,那只妖兽终是挣脱了血契,反噬于师尊?

夏夷则当下大惊,右手中凭空出现一把宝剑,左手捏起一个剑诀,快步上前,欲进屋解救师尊。他猛地推开房门,还没看清屋内状况,手中的云龙击已蓄势待发。

“大胆妖孽!还不快放开我师尊!”

哪知还不待他出手,便听“咣当“一声。

夏夷则的剑掉在了地上。

只见屋中,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坐在大堂正中的座椅上,怀里……男子背向大门,——猜猜看吧——蓝的黄的白的衣物铺散了一地。

瘦削的男子似乎听到门口的动静,侧头一瞥,这便恰好让夏夷则看到了他的脸。那熟悉的面容,分明是……

分明是自己的师尊清和真人啊!

只见清和……【脖子以下不能描写】……

夏夷则此时呆立在门口,一句话也说不出。虽双唇紧闭面色如常,没有失声惊叫也没有惊慌飞奔而出,但内里三魂早已游出了七窍,不知被吓到去了哪里。

察觉到门口的声音,屋中正【】两人也从忘我中回过神来。原本【】的清和也停了下来,看到自己的爱徒立在在门口,也是一惊。

闭着眼埋首于清和胸前的男人感觉到清和停了下来,很是不悦。嘴角一撇,“哼”的一声,搂紧清和的腰,自己【】。

清和还在疑惑自己的爱徒怎的在这里出现,可还来不及细想,便感觉【不能描写不能描写】

男人这才抬起头看向门口,见清和那宝贝徒弟立在那里,于是嘴角一勾,手一挥,一阵风便把夏夷则扫出了门外。接着“嘭”的一声,敞开的大门也牢牢关上了。

夏夷则从地上爬起,冲到门口再欲开门。却听得清和真人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为师今日有事不便,逸尘明日再来。”

夏夷则停住了手,咬了咬牙。虽一脸不愿,但还是哼的一声扭头离开了。

夏夷则回到了客房,阿阮见他沉默不语满脸愤懑,很是疑惑,便问他发生了何事,他也摇头不答。阿阮很是担忧,想到他刚才是要去拜见清和真人,莫不是因为许久不回太华,师尊他老人家生气,把他赶了出来吧?眼看着时辰也不早了,阿阮便安慰了夏夷则几句,想着明日陪着他一同向师尊赔罪。

————

而那厢,清和真人的房内,温留听到屋外夏夷则匆匆离开的脚步声,嘴里嘿嘿一笑…………。只见清和……【羞羞】……

清和的伤疤本就敏感,受不得冷热,被温留……,……【脖子以下不能描写】……

温留看到怀中人【】,兴致更加的好。不待清和休息舒爽,他就握住…………

温留虽已【】了一次,但…………。本想拉起清和再来一次,可见怀中人已双目紧闭,浓密的眼睫上一层水汽,双手垂在体侧,再无一分力气,便叹了口气,起身横抱起清和,捡起地上散乱的衣物,走进了内室。把清和轻放到了内室的床上,


温留垂首吻了吻清和略显苍白的嘴唇,低声说道:“老子给了你那么多甘木精华,没想到体力还是如此不行,看来得勤加锻炼。”说罢也躺到了床上,侧身把清和一搂,小声嘟囔“说着不要老子的甘木之力,可在老子身上骑上一回,就寿两千喽~”说罢也闭眼睡去。

————

第二日一早,阿阮便拽着夏夷则来到清和的院落赔罪。而夏夷则昨夜一宿未眠,今日眼下便出现了两个浓重的黑眼圈。虽千般不愿,但他还是在阿阮的催促下敲响了师尊的房门。

听到清和说“进来吧”,夏夷则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不复昨日的【】气息,今日师尊房中和记忆里的一样散逸着淡淡清雅香气,而屋内有两人立于中央。左边的便是自己的师尊清和真人。和往常一样,清和还是手持拂尘,一身道袍裹得严严实实,神情温柔的看向自己,完全不能和昨日那个【】的人联系在一起。而右边的男人身材魁梧健硕,比清和高去大半个头,肤色较深,轮廓分明,面容十分英俊,额头上还隐约有几道深色花纹,一头深棕色头发披散开来,显出几分狂野之气。这不正是昨日与师尊【】的那个男人?和昨天的【】不同,男人今日穿上了一套太华弟子服。夏夷则回忆了一下,不记得太华山中有这样一名弟子。而那男人的面容虽是陌生,神情却有几分熟悉。

“逸尘,阿阮,你们回来了。快见过你温留前辈。”

温留前辈?夏夷则看着冲他挤眉弄眼的男人一愣,但还是礼数周全的一辑。

“逸尘见过温留前辈。”阿阮也跟夷则着向二人道一个万福。

“嘿嘿,小家伙,咱们又见面了。这回还带着媳妇儿啊~”温留看向二人,嘿嘿一笑。

“温留,我和逸尘有些话说。你去找南熏前辈,商量秘境加封的事。阿阮,你也随温留去拜访南熏前辈。”

阿阮似乎对这个陌生的男人颇有好感,跟着他走出大门,还时不时歪头观察他的脸。突然,阿阮停下了脚步,一脸疑惑的问道:“温留前辈,你的身上怎么有夷则师父的味道啊。”说罢凑近又是一嗅,“嗯,还很浓很新鲜的样子。”

“嘿嘿,小丫头,你鼻子倒是很灵啊。走,老子带你吃好吃的去。”温留听闻倒是颇为高兴。

“好吃的?有烤猪腿吗?”

“有有,烤猪头烤羊腿,小丫头你想吃多少便有多少!爱听故事的小崽子有糖吃~”温留爽朗地大笑,看来很是喜欢这个活泼可爱的少女。而阿阮听到烤猪腿便把什么都忘了,拉着男人一蹦一跳地离开了院子。

而屋中的两人听到屋外二人的对话,神色俱是不大好看。待温留和阿阮二人走远,屋内只剩一片寂静。片刻后,清和开口打破了沉寂:“逸尘,有什么问题你便问吧。”

“师尊!是不是温留逼迫与你?弟子一定去替您讨回公道!”夏夷则一脸愤恨地问道,右手手心浮现淡淡蓝光,一把宝剑隐约可见,似乎是要一举手刃了刚才那个男人替师尊报仇。

“何来逼迫之说?你情我愿罢了。”清和淡笑。

“师尊!温留他生性暴烈,将来定会反噬于您!”夏夷则仍是不信,眉头紧皱,右手也紧握成拳。

“观其言,审其行,这话他已唠叨了几十年,就让他说去吧。”清和摆了摆拂尘,神色依旧平静淡然。

夏夷则看师尊一副无所谓的神色,心中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当日在秘境之中,夏夷则听温留前辈回忆他与师尊的往事,心中便隐隐觉出些不对,但昨日亲眼所见,还是让人一时……难以接受。看昨天师尊的样子,似乎是主动让温留……今日还为他辩驳,莫非真的……

夏夷则思索了很久,再次开了口:“师尊,弟子……还是不明,为何偏偏是……他?”这次,夏夷则声音中不再有愤怒,只余关切。

“怎么?你温留前辈不好吗?”清和颇为玩味的看着自己的徒儿。

“不是,弟子不敢妄加评判前辈。只是温留前辈他言辞甚为粗鲁……与师尊实在是……不是十分般配……”夏夷则声音越说越小,偏过头去,不敢再与自己的师尊对视。

清和听闻,轻声一笑:“哈哈,我让他背了那么多的经文,看来都是白背了,改日定要罚他唱歌。逸尘,你还有别的问题吗。”

夏夷则沉默了片刻,犹豫中还是开了口:“师尊,你和温留前辈……多久了?”

“你这小家伙,打听得倒真是多。”不待清和回答,门口便传来了温留狂野的声音。

“这么快便回来了。”清和见温留进来问道。

“南熏那老太婆听说你的心肝宝贝儿回来了,叫他速去拜见。现在正和阿阮那小姑娘聊家常呢。”

“逸尘,既然南熏前辈有事找你,那你快去见她。今晚咱们师徒二人再好好把酒叙旧。”

“那弟子告辞,师尊多加保重。”夏夷则又是弯腰一揖,拜别了清和。

离开时夏夷则神情复杂的看向温留,换来的却是温留的神色狡黠的一笑。

————

夏夷则离开后,温留走到清和身边,手又不老实地搭上了清和的腰,…………

“你徒儿带回来的这个媳妇儿还真是可爱。只是我看她并非常人,而似灵体,而身上灵力也所剩不多,不知逸尘打算怎么办。”

“甘木之力可能助她?”

“当日在秘境里你的宝贝徒弟就问过老子,只是灵体并无血肉,这甘木之力对她也是无效。”

清和不语,低头思索。

“倒是你,清和,让老子看那劳什子的秘境不说,还要我帮你试炼你的宝贝徒弟,当老子是什么人啊?嘿嘿,老子那日便略逗了逗他。”

“哦?”

“老子装作不知道你有这么个徒弟,还告诉了他咱俩当初的事……”温留越说越暧昧,他的左手…………

“温留,昨日房门为何没锁?”清和一挥手,打开了那只不老实的爪子。

“老子忘记了。”温留随口敷衍。

“哦?平日你都会锁上房门,为何偏偏昨日忘记了?”

“哪儿那么多废话!老子就是忘记了!”

清和略一思索,明白了些许,微微一笑:“不愧是六目的乘黄,耳目真是灵敏。这一年的肉就免了吧。”

温留一听,这可得了!当下大怒,呲牙咧嘴瞪着清和。“混账清和!不让老子吃肉,老子就吃了你!”

“两年。”

“清和!你!”

……

清和也不知,昨日中秋,明明他只是约温留喝酒赏月,可这月怎就赏着赏着就赏没了衣裳?看来真得听南熏前辈一回,酒多误事啊!

=========================

这文其实三月初就基本写好,但一直拖到了现在……写文无能星人抱头遁走。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