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蒸肉-脑洞侠

微博id荔枝蒸肉末
一个人若没有怀揣过大的梦想,也就无法到达向往的地方。

【大纲待补全】【温清】我是你相公

依旧是大纲Orz
俗套的狗血失忆梗
没编完,要上飞机了,先发出来。

= = = =

温清二人下山千余年后,太华封印崩坏,妖魔出逃。温清四处收服妖魔。而抓大boss煌羽时,不知对方使了什么阴招,温清战败,双双被封印法力。温留成了一只小狗,清和失忆,成了普通人,只记得自己叫清和。民警查不到他的身份,也不是什么被通缉的犯人,就给他办了身份证落户,在街道办居委会帮助下找了个社区图书馆的图书管理员的工作。每当看那些民间传说妖魔志怪的故事时清和总觉得莫名的熟悉,又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

一日清和捡到一条狗,小狗看到他就咬着他裤腿不放。清和看他毛茸茸的很是可爱,有点像德牧又有点像金毛还有点像柴犬,但身上有血污似是受了伤,皮毛也脏脏的,就同情心泛滥把他捡回家,给他洗澡喂食去宠物医院治伤打疫苗。清和给他取名大黄,狗狗听到这个名字似乎很不乐意,好几天都没有理清和。大黄很乖很听话,不像别的狗那样爱闹乱叫,但很粘他。但是晚上睡前总是会跑到他的床上,屡教不止,清和也就默许了。看家护院,叼拖鞋拿报纸,甚至会打扫卫生买菜,冬天还会给他暖床,清和觉得自己大概是捡了一条十分有灵性的狗,一人一狗就过着十分安逸平静的日子。

春天到了,居委会大妈看清和一只都是孤身一人,模样好性子好工作稳定,就动了给他介绍对象的心。一天大妈把清和约到一个咖啡馆,同座的还有一个年轻女孩儿。清和遭遇了相亲。大妈借故离开,留二人面面相觑。清和看着女孩儿,只觉得过去似乎也有这么一个人曾坐在自己面前,一起喝茶吃饭。那人好像比女孩儿高比女孩儿壮,脾气也差。想回忆起那人的脸,却什么也看不到。

当晚清和回到家,大黄像往常一样迎接他的到来,可嗅了嗅他的腿,就龇牙咧嘴大怒,竟把清和的衣服要破了。清和不知道他这是发了什么疯,就把他关在了阳台上惩罚他。可半夜,大黄竟自己开了阳台门,跑到了清和的卧室,上了床,掀开清和的被子,扒着清和的腿就蹭。清和被弄醒了,睁眼看到大黄抱着他的大腿在做疑似活塞运动,他的睡裤上还沾上了可疑的液体,当下脸黑成锅底。把他抱下了床,反锁在浴室里。清和在大黄的挠门声和凄凉的吠声入睡,想着春天到了,居委会大妈都给自己找人相亲了,自己也该给大黄找个伴儿了。

第二天,清和带着大黄来到了家附近的宠物店,带看各种各样的狗狗。大黄很快就明白了清和的意图,挣开了绳索,大闹宠物店。清和和店主好不容易把大黄抓住,清和赔了店主损失。回到家,清和很生气,罚大黄三天不许吃饭。大黄也冷静下来了,叼来了纸笔蹲在清和面前,用嘴叼着笔,在纸上颤颤巍巍地写下了四个字,清和看了半天才辨认出,那歪歪扭扭的四个字是“我不是狗”。清和很奇怪,难道自己像书中写的那样,捡来了一个妖怪或是神仙回家?清和问大黄那他是什么,大黄又歪歪扭扭的写下了五个字,“我是你相公”。清和一脸黑线,自己竟然被一只狗调戏了,怕是个色鬼吧。清和想把他赶出去,但养了这么些日子也有感情了,临到门口看着大黄水汪汪的眼睛扒着自己的裤腿嗷呜嗷呜的叫,又舍不得了,当晚还是抱着大黄睡了个好觉。

一人一狗继续过着平静的日子。五一假期街道组织去华山旅游,清和在街道办的大爷大妈的劝说下也同意去了。回到家里,大黄听到清和要去华山旅游很是激动,又是蹦又是跳又是叫还叼着笔在纸上写下了“我也要去!”(大黄的字已经写得不那么难以辨认了),清和无奈,只得抱着大黄上了去往华山的大巴。一车的大爷大妈中还有上次相亲的那个女孩,大妈安排他俩坐一起。清和让女孩靠窗坐抱着大黄坐在旁边。女孩儿见大黄可爱想摸他的头,哪知大黄张嘴冲着女孩儿的手就是一口。幸亏清和反应快把女孩儿手及时拉走,大黄没有咬到,女孩儿却怕了,借口晕车换到了车前部,离清和和大黄远远的。大黄就占据了靠窗的位置,一人一狗看着窗外华山脚下草长莺飞的风景。

到了华山,虽然周围人头攒动,清和看着觉得周遭的一切都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清和带着大黄爬山,大黄更是激动,跑得比谁都快。大黄到了一个岔路口竟然跑向了一个竖着“游人止步”的小路,清和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过去。大黄似乎是在给清和引路,一路跑跑停停等他跟上。沿着蜿蜒的山道一路向上,豁然开朗,眼前似乎是一座道观的遗迹,从破败的断壁残垣中依稀可以见到往日的繁盛。清和觉得这座已经废弃的道观非常熟悉,他甚至能辨别出那里是主殿那里是广场那里是弟子屋舍。没等清和参观完破败的道观遗址,大黄又跑开绕到了道观后山。清和一路追去,看到他停在了一个山洞洞口,蹲下停了片刻,就跑了进去。清和来到洞口,看到洞口旁竖立着一个巨大的石头,上面有四个红色的大字,“太华秘境”。清和默念这四个字,突觉一阵头痛,似有千百人同时在他耳边叫喊,又有千百种画面同时在眼前迸现,还有各种气味,血腥味,寺庙中的檀香味,肉体被烧焦的焦糊味,混杂在一起。清和大脑不堪重负,在洞口前昏了过去。

清和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小屋里。有人推门进来,说这里是华山风景区的医疗卫生站他是卫生站主任。说清和今天中午被发现昏迷在了后山,并无大碍,只是因为低血糖和疲劳昏睡了一下午,叫他以后不要乱去非旅游区,华山有些地方十分陡峭,容易出危险。他昨天昏迷的地方古时是皇家道观,而那个山洞里据说曾经镇压着很多妖魔鬼怪,前不久那个山洞附近还发生过一次地震。清和问大黄在哪里,那人说大黄是你的狗吧,他现在就在我们值班室里。昨天要不是他闯进值班室,咬着我的裤脚就往外拖。我本来以为那是条疯狗,可他皮毛光亮,脖子里还戴着写着名字的狗牌。我也曾养过狗,狗都有灵性会护着主人,我想怕不是他的主人出了意外,他来求助了吧。我就被他拖到了后山,发现了昏迷的你。清和下床来到值班室,无精打采的大黄听到他的脚步声,登时竖起了耳朵,冲着他兴奋的叫着。清和感谢了主任抱着大黄下了山,在停车场找到了因为找不到他而着急上火的大爷大妈们,坐上了大巴回去了。

回到家后,清和发现自己经常会头痛,每次头痛时,眼前都会浮现出很多零碎的画面,各式各样的人,各式各样的场景,从穿着古代服饰再到现代。而晚上睡觉时更是经常梦到一个高大英武但看不清面目的男人在喊他的名字,然后男人摇身一变,变成一只类似九尾狐一样的多尾怪物。清和因为养了只奇怪的狗,并不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他觉得那些画面与人应该与自己消失的记忆有关。而当他看大黄的时候,竟发现他的脸与多尾怪物重合了。他把自己梦到的那个怪物画了出来,给大黄看。大黄见画很是激动,但当听到清和问他这是什么事,却又失望的耷拉着耳朵。正垂头丧气时,大黄好像想起了什么,兴奋的叫,一口叼过清和手中的笔,在纸上写下了“西王母”三字,打开清和的手机,点开地图,找到新疆天池旁的西王母庙。清和问是要他那里?大黄兴奋的点头。当天清和就请点了继续,买了硬座火车票。第二天把温留塞进背包里,坐火车去新疆。

新疆天池脚下,风景秀丽,灵气充沛,清和看到的记忆碎片越来越清晰,其中有一座道观反复出现,好像就是之前他在华山上看到的那座遗址。清和在庙中上了三炷香,大黄又挣脱了链子,向庙的后门跑去。清和追至后院,看到大黄正奋力啃一颗光秃秃的奇怪灌木。清和上前把大黄抱开,却怎么样也不能让大黄松开牙关吐出咬在嘴里的树枝。正在清和和大黄为一根树枝较劲时,后院边一扇紧闭的房门轰的打开,走出一个衣着华丽三十多分的美貌妇人。她看了院中的的一人一狗,道,千年前就来这里偷我的甘木,如今都二十一世纪了,诀微长老,我的甘木就那么好吃吗?清和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妇人是在对自己说话。问,诀微长老,夫人是在说我吗?美貌妇人也是一愣,皱着眉打量着他,看到他身边叼着树枝的大黄,走了过去,摸着大黄的头打趣,这不是威武神勇的乘黄大人吗?怎么如今成了这副样子。大黄很是生气,冲着妇人的手就是一口。可妇人手上发力,将大黄牢牢按住,同时默念了一句意义不明的话,大黄竟砰地一声,变成了一个高大的男人,不过是浑身赤裸的。清和看到他脸不自觉一红,脱下了自己的冲锋衣给他披上。

变成人形的大黄回头看到清和,一把把他牢牢抱住。抱够了又低头想亲他,被清和一偏脑袋躲过了,二人十分尴尬。妇人抓住清和的手,又念咒语,可清和觉得周身有热气延经脉流动,但大脑中还是充满了各种记忆碎片一片混乱。妇人施法完毕,大黄焦急地抓住清和问,想起来了吗?想起你相公我是谁了吗?清和看着他,含笑摇了摇头。妇人说她只解开了清和的法术封印,而敌人使用了远古时非常罕见的封印术封印了清和的记忆,外人无法解开封印,强行破坏只会损伤到清和的大脑。大黄大怒,说你这女人为仙不仁,身为堂堂西王母竟连个封印都解不开。清和这才知道,原来眼前的妇人就是这庙中供奉的西王母。

评论(1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