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蒸肉-脑洞侠

微博id荔枝蒸肉末
一个人若没有怀揣过大的梦想,也就无法到达向往的地方。

【温清】【雷】【污】【OOC】镜花水月

觉得这篇黑了好多人,黑了坐标,黑了西王母,黑了紫胤……

各种OOC……

下限高者不要看不要看不要看!!

照样是气死语文老师的文笔,不能接受者不要看!

各种河蟹,全文见微博

http://weibo.com/p/1001603937638682876968

======

镜花水月


一次清和逛海市时看上了一面半人高的铜镜,摊主说这面铜镜不是一般的镜子,铸造时融入了一小块三生石的碎片,能通人心观三界晓前世。清和将它带回了租住的小院赏玩,镜子果然如知道他心中所想一般:他先是在镜中看到了好友葛山君,坐在高耸的山头饮茶,自己与自己对弈;然后又看到了好友紫胤,在剑炉旁铸剑,旁边挂着大大小小他收藏的各式名剑;接着又看到了南熏前辈,坐在镜前取下了覆盖自己左脸的面具。

自他下山以后已许久不见这些旧友很是想念,见他们过得安定清和很是欣慰。他又想到了自己已经登基为帝的徒弟,果然镜中画面一转,金銮殿上,夏夷则身着龙袍坐在龙椅上,下首群臣跪伏。清和看着镜中已脱去稚气成熟威严的徒弟出神,没发觉温留早已来到了身后。温留看到清和注视着镜中的夷则有些吃味,一把搂住他的腰将他抱起,撕/开他的裤子,揉弄他的□□。清和大吃一惊,思绪被打断,镜中朝堂上的画面消失恢复成了普通铜镜的样子,映着温留与清和纠/缠的身影。

温留一手扣着清和的腰,一手揉动清和下/身柔软的一团,啃/咬他的脖子,还时不时吮/吸他的伤疤,在他耳边吹气,说,怎么,想你的宝贝徒弟了?他现在贵为天子,后宫成群,怕是每夜都忙不过来吧。而铜镜也跟着变换了画面,夜色中出现一座雕梁画栋的宫殿,在清冷的月光下,夷则穿着明黄色的寝衣坐在龙床之上,看着博古架上一枝嫩绿色的树枝出神。他身边没有温香软玉相伴,甚至连个伺候的宫人都没有。

温留看到镜中的画面很是兴奋,他解开自己的裤/头,托住清和的两个膝弯,将自己…………清和吃痛尖叫了一声,镜中的画面又消失了,只映着屋内二人□□的身影。

温留托着清和的双腿把他抱在怀里猛烈地□□。清和从没过用这种姿势与人□□…………清和眼睛一撇,看到镜中的自己衣衫凌乱大张着双腿任人□□,大受刺激,扭过头不去看镜子,推拒温留的胸膛想要逃离他的桎梏。哪知温留看到镜中的画面更加兴奋,腾出一手扳着清和的头,强迫他去看镜子。镜中清和…………温留凑近清和耳边,坏笑道,不知道你的徒弟有没有见过你这幅样子。而镜子仿佛也听到了他的话,映出太华广场的画面,太华山的众弟子正在上早课练习剑法。清和以前在太华山时就是教授剑法课程,他只觉自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太华众弟子的面被人□□,又是紧张又是激动,□□不住地收缩,吸得温留发出愉悦的吼声。镜中画面又是一转,化身半妖形态的夷则正单膝跪在地上,直视着镜外二人。清和看到徒弟清澈的双眼正看着自己,想起这是夷则易骨前与自己拜别时的情景,顿时四肢乱动地挣扎起来。镜中之人双目含泪,嘴唇轻启,似乎是在说“弟子不孝”。清和只觉得下身一热,就这么□□出来,□□喷到了镜子上,还有几点正落在夷则的脸上。

温留看到清和□□出来更加兴奋,一口咬住他的脖颈…………清和被快/感冲击得脑中一片空白,而镜中又出现了一个仙雾缥缈的所在,一个衣着华贵的女仙正在一个被雾气笼罩的水池边给开满桃花的桃树浇水。温留看到当初坑自己的西王母冷哼了一声,□□深深捣进了清和体/内。清和呻/吟了出来,而镜中西王母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犀利的目光看向镜外二人。原来西王母法力高深,竟察觉到了有人在窥探自己,于是施法反探回去。温留与西王母目光交汇,瞬时加快了身下的冲/撞,同时伸出舌头舔/弄清和敏感的耳垂,一手伸进清和领口捻弄他的□□。清和被三重快感压迫,闭眼大喊。而西王母反探的神思正好看到了这一幕,顿觉自己被闪瞎了双眼,连忙捂着眼睛收回了神思。温留看到镜中西王母捂着眼睛离去,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而镜外西王母冷静下来后,愤恨的捶桌,没想到事隔多年,自己又猝不及防的被这对狗男男秀了一脸恩爱。她想起了自己早已逝去的情/人,越发觉得这对狗男男可恶,于是一个邪恶的计划在她脑中浮现。

在身后人接连的撞/击下,清和刚发/泄完还是疲软的□□很快又硬了起来。温留也不再逗/弄他,只埋头苦干,将…………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刺激得清和放声大叫,他觉得浑身都酥/软无力,搂着温留脖子的手也渐渐支撑不住,只得抓挠着身后人的肩颈,留下一道道指痕。温留不知是爽快还是疼痛也低吼了一声,…………发/泄了两次的清和有点虚脱,陷在温留温暖的怀抱里,想起刚在在镜中看到的一幕幕。人生百年,那些成仙的得道的做了神的,都一个人孤零零,只能与白鹤为伴。纵使是人间的帝王,也难得一知己。而自己却有一人真心相伴,是何等的幸福。镜中又变换了画面,年少的清和正抱着一个棕黄色的毛团,还没睁开眼的毛团伸出舌尖舔着清和手臂上流出的鲜血。这是自己与他的初遇,清和看着镜中的画面露出微笑,随即陷入了沉睡中。

数月之后,清和都快忘了那日的荒唐。一日他路过书房,发现温留在书房里捧着一本书看得聚精会神,还时不时傻笑。清和十分奇怪,温留平时很少看书,偶尔被自己逼着看经书也是不情不愿,今日怎么转了性?清和想看他看的是什么书,而温留却察觉到有人走近,急忙把书藏了起来。清和觉得更加奇怪,晚上他趁温留熟睡偷偷起身,翻出了温留藏在书架角落的书,封面上是一个有着兽耳的男子搂着另一个道士打扮的男子。标题处上书“人妖不了缘之乘黄我不要”,背面还印着巨大的红字“红袖添香倾情推荐,比逸尘子传还要好看!”清和心下一沉,双手颤抖着翻开书册。

书中以第一人称,描写了一个道士和一只妖兽乘黄之间动人的爱情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感情缠绵悱恻。清和却怎么看怎么觉得像自己与温留的往事;而书中的“我”,写得更是像自己。书中有很多香艳火辣的内容,而“我”在情/事上十分放得开,各种主动□□□□□□,作者笔力深厚,清和只觉得就是自己在如此行事,看得他面如火烧头顶冒烟。清和十分奇怪是何人写得这书,细节竟写得与事实情况分毫不差,连当年温留带着受重伤的自己上昆仑讨药时与西王母的对话十分详尽。而当清和看到书脊处作者笔名“瑶池仙袖”时,才恍然大悟:如今做神仙的都这般不正经吗。

正当清和看的三观尽毁时,书房的门却被轻轻推开了。温留看到月光下清和披着外衣捧着书册双手发抖,面色像煮熟的虾子一般,嘴角勾起一个狡黠的笑。他从背后抱住清和,夺过他手中的书册扔到了一边,抱起他压在桌子上,说,书中写的花样好多都没试过,咱们也来试试吧。清和被书中火/辣的描写勾得也有几分动/情,而此时温留更如书中所写的那样,使出了百般花样抚/摸挑/逗,清和推拒了两把也沦/陷在了快/感之中。

第二天,清和把那本书撕得粉碎,碎纸都拿到厨房当柴火烧了。几天后,他去市集采买,发现有个摊位前人头攒动。清和走上前,发现那是一家书铺,旁边贴着一张巨大的宣传画,画上还是那个道士打扮的男子正与长着兽耳的男子深情对视,距离近得不能再近,上书大字:“瑶池仙袖最新力作——《人妖不了缘之我的妖怪情人》 到货!!”而满面油光的老板正笑嘻嘻的忙着收钱。清和觉得有些头晕,急忙转身离去,却发现市集上几乎人手一册:少女们三两聚集翻看书册窃窃私语,还有少妇正捧书研读时不时掩口而笑,甚至还有书生打扮的青年男子趁身旁无人将刚买到的书藏入怀中。头晕目眩的清和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的市集。回到家中,他寻来一块黑布,将那面宝镜从头到脚遮住,锁进了库房深处。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