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蒸肉-脑洞侠

微博id荔枝蒸肉末
一个人若没有怀揣过大的梦想,也就无法到达向往的地方。

【温清】大黄的春(<ゝω•)☆梦

一大群螃蟹呼啦啦地爬过,全文见微博

http://weibo.com/p/1001603862037364082323



所谓春(<ゝω•)☆梦,就是妄想,就是现实中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不管各位看官看到什么,那都不是真的(*/ω\*)


====这是发生在温留与清和订立血契,看守秘境八九个月后的事====


却说那日乘黄温留从昆仑山西王母处盗得甘木一口吞下,本应为西王母所罚,却得清和求情逃过一劫。清和与他定下血契后,将其带回太华,命其看守太华秘境。

初入秘境之时,温留十分暴躁,不甘心自此做个臭道士的看门狗,挣脱血契不得,就四处寻机闹事。只是秘境中的太华咒法于他也有禁锢之效,习得的那些旁门左道的法术在此只能发挥一二分效用,不能动摇秘境丝毫。清和为了管教就晾了他两月,不给肉吃。温留也就不再闹腾,老老实实地看管那些被束缚于此的大妖,以防他们逃脱。只是背地里还总是念叨着清和老子要吃了你,喝你的血,吃你的肉之类。

清和见温留老实了许多不再胡闹,便也时常进入秘境,在他耳边絮叨些道家经典,劝他从此茹素向善,早日修成正果。虽然温留能吸取清和的灵气为食,但是这妖兽饮血食肉的本性也非朝夕之间就能更改。为助温留修习道法,清和时常抱来各种道家经典,逼他抄写背诵,并与温留约定:抄完一本道德经,换一只鸡;抄完一本南华经,换一只鹅。

时光匆匆,又过半年,正是一年好春景,山林间田野里又到了悸动的季节,温留也不例外。以乘黄的岁数,温留现在约莫是人类十七八岁,正是躁动无比血气方刚的年纪。虽说他从小无父无母,早年间四处游学很是学了些旁门左道,其中就包括阴阳调和双修之道。只是这秘境之中只有终日哀嚎的大妖,没有温留看得上眼的妖怪。一腔欲(<ゝω•)☆火无从发泄,温留只得拿秘境里四处闲逛的小妖撒气。一会儿逗弄这个酸与,追得它漫天是毛,活像一只窜进鸡窝的狐狸;一会儿骚扰下那个火鸦,逼得它四处喷火,把路过的罔象烧成了烤肉,秘境里一时好不热闹。发泄完多余的体力,温留就趴在秘境里缩成一团,拔被他捉住的酸与尾巴上的羽毛,念叨着清和你怎么还不来,清和你为何不要我的甘木,清和老子定要挣脱血契反噬于你。清和来清和去,也不知是恨他将自己困于此地,还是怨他两三日才来看自己一回。

这日傍晚,清和又来秘境。温留见清和手持浮尘信步走来,心中一喜,摇了摇身后毛绒绒的尾巴。可看到清和又是抱来了一摞书册,唠唠叨叨着什么道可道非常道,劝他少吃肉多吃素,少杀生多行善,温留很是不耐烦。加之一腔欲(<ゝω•)☆火无处发泄,与清和吵嚷了几句便不欢而散。清和临走前让他将这些典籍统统抄一遍,以此修身养性。温留虽万分不情愿,嘴里咕哝着老子定将你开膛破肚吃个精光,但为了可怜的肉还是带着那堆书走到了秘境深处。

温留平时睡的石床旁有个书案,上备有笔墨纸砚,是清和专门弄来让他抄书所用。硕大的乘黄爪子是无论如何也抓不住那细细的毛笔,温留化作人形,一个高挑赤(<ゝω•)☆裸的人影从绿光中走出,身形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身上覆盖着一层明显又不甚夸张肌肉,一身小麦色的肌肤光滑细腻,手臂和后背还绘有奇异的深色花纹,头顶上一对毛茸茸的兽耳,额上还有四道裂缝,身后一蓬毛茸茸的大尾巴分作七岔。温留盘坐在底上,抓起书案上的一本书册不耐烦的翻看,却不料从书中掉出一物。温留拣起一看,是条素白的汗巾,低头闻了闻,全是清和的味道,定是他贴身之物,不小心夹在了书中。温留闻着那个汗巾上熟悉的气息,什么道家经典全抛到了脑后,又想起了那时太华山头的血花飞溅,玉白胸膛上狰狞的伤口,琼浆玉液般的鲜血在空中四散。温留越发觉得浑身燥热难耐,把笔往地上一掷,胡乱推开书册,握着那个汗巾,趴在案上睡了。


朦朦胧胧中,温留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昆仑山上,四处鸟语花香,景色宜人,白色雾气笼罩地面,宛如仙境。温留低头看,自己化作人形赤(<ゝω•)☆裸而立,而清和正站他身前不远处,面色苍白,扶着胸口不断喘息,神态十分虚弱,胸前的衣物撕裂了一道大口,殷红的血滴不断流下,嘴角也流下一道血痕。清和看到温留,嘴唇微启,说了句什么。

“给我……甘木。”

温留听清,就是一愣,心道这臭道士这次倒转了性了,竟然要甘木,这回知道老子盗甘木都是为了他好吧。可嘴上还是不屑一顾道:

“想要甘木?那就求老子啊!”

清和听到这话微微一笑,站直了身子,双手伸到胸前,解开了外袍的带子,被血液浸透的蓝色的道袍滑落到地上。温留心想,这道士是打算脱了外袍好打架吗?却见清和又将自己的腰带解开,接着是中衣,外裤,亵衣。衣服一件件地掉在地上,清和最终……【脖子以下不能描写】……

伤口虽已恢复如初,清和的手却还未停下。他……【脖子以下不能描写】……

温留听到那与往日的唠叨截然不同的软糯声音,越发觉得身上燥热,喉咙也干涩难耐,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

清和见此又是一笑,用手指沾了些伤口附近还未凝固的血珠,往自己……【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然后又不满足般地舔了下自己因失血略显苍白的嘴唇,轻启水润的嘴唇,柔声道:

“温留大爷,给我甘木吧。”

温留只觉自己脑中嗡的一下,……【脖子以下不能描写】……

清和见温留傻愣着不答话,……【脖子以下不能描写】……

……【脖子以下不能描写】……温留舒服得闭眼不住喘息,只听得清和又开口道:

“温留大爷……求求你……给我甘木吧……用……这里。”

温留再也忍不住,一把抱起清和,……【脖子以下不能描写】……



清和“啊”的一声喊出,眼角流下了泪滴,张嘴求饶:

“温留大爷……快……快停下。”



温留在清和……【脖子以下不能描写】……他在心中叫喊,老子要把你全部的吃进肚里。你的肉,你的血,全是老子的!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让你再逼老子抄书!让你不给老子肉吃!

————

第二日清晨清和来秘境,看到温留化作人形趴在案上,口水流了一桌,把自己给的书册都溻湿了,口中还念念有词。清和凑近一听,温留似乎在念叨着自己的名字,"清和~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嘿嘿~"。清和听到脸色一青,挥动拂尘敲在温留的脑袋上。

“让你抄的书呢。”

温留睁眼,发现本应在自己身下颤抖求饶的人此刻一脸怒气的站在面前,一时没回过神来,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一脸迷茫的看向清和。这一站,正好让清和看到了温留……【脖子以下不能描写】……清和见温留手中还攥着一条汗巾,不正是自己昨日里不见的那条?

清和是谁?早年间也是风流无双的名门公子,这种事还见的少?虽说后来上了山修了道,但当下就明白是发生了何事。饶是清和再修得道法高深,此刻也难以压制内心的羞愤,红晕悄悄爬上了他的脸颊。

"这些书再抄上十遍!明日一早给我,到时抄不完,一年没有肉吃!"

哎哎?温留一头雾水,清和不刚刚还在自己身(<ゝω•)☆下动(<ゝω•)☆情的呻(<ゝω•)☆吟被自己的勇(<ゝω•)☆猛折服吗,怎么现在就被罚了一年的肉?还不待他开口反驳,只见清和挥动拂尘,从秘境里消失了,自己手中握着的那条汗巾也不见了。


温留抓住一只路过的酸与,掐着它的脖子,发泄无名的怒火。待酸与吐着舌头昏死过去,温留还是无奈地拿起笔,奋力抄书。

“我的肉啊!”

===THE END===


评论(5)

热度(20)